眠酉

渣文笔 吃桶受和蝙蝠家亲情向 王者荣耀爱好者 偶尔吸鹊 更新如半藏箭法随缘qwq 看我更新了要不要给鸽子精留评论鸭qwq

最近没得啥子灵感,暑假说好要开的文死在了大纲....OTL
在写jay生贺之前emmmm玩点什么好了。

【坑什么的....我明年填好么...打那么多tag我怕不是要凉凉 】

我没有更新不是因为我鸽,是因为明日方舟榨干了我。【严肃脸】

橘子汽水💦:

简单易懂的群宣,占TAG致歉。
明日方舟语c群宣
群规如图,门牌号:874370937

——Ark Nights——

这是一份来自罗德岛的招聘信,请问您是否愿意加入我们,一起为民众服务么?无论你是感染者还是普通人,只要拥有一颗坚定的心,罗德岛都会为您敞开大门并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

【最后,请已有干员请不要多次投递简历来增加博士工作量.....】

《传声筒》

我超羡慕国外的放学时间

脑洞的后篇都出来了,我还没写完脑洞......鸽子精还有十天解放,但是咕咕咕的本质ԅ(¯﹃¯ԅ)咳。


ooc属于我,时间线属于宇宙,角色属于DC


〈少年想做好,小孩子也想,但是他们不一样 〉


【传声筒•上】


0

迪克原本是趁布鲁斯不在家来大宅查资料的。但他在蝙蝠洞里被阿福逮到后,以陪杰森做作业的条件得到了保密协议,一份美味午餐,还有下午茶。虽然旁边坐着一个刚刚吵闹完变得沉默的小孩,但美食总会让人放松。


〔你应该试着多和杰森少爷交流,理查德少爷。你会发现那有对你们都有好处。〕


【我尽量。】


1


闻着空气里香甜的奶油气息,迪克一口吞下块小泡芙,满足地眯起眼睛。他抱着杰森的罗宾抱枕把腿缩到沙发上盘起,后背贴上柔软的靠垫仰头感受穿过繁复华丽的玻璃窗,筛碎后撒在他脸上的温暖的阳光。


迪克惬意到发出了享受的哼哼声,伸手端过属于他的点心盘子再往嘴里塞了几块泡芙。迪克往自己的红茶里面加了勺奶,端着茶杯准备抿上那么一口时,余光瞥到抗议失败后就坐在离他最远位置上一言不发的杰森那。他发现穿着经典英伦风校服的小孩正晃着被白色中筒袜裹着的小腿,正往两个纸杯里不停地放小泡芙。


“我猜你的作业不是交一份小点心。”迪克放下他手里精致的瓷杯,挑起半边眉毛有些疑惑的看向杰森,“而且你这里有两份了。”


听见迪克说话,杰森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就把杯子藏到自己背后,也不管会不会打翻。小孩腿也不晃了,脸颊鼓鼓的像是在生气,但他瞪着蓝色的大眼睛故作强势地看着迪克的样子又感觉有点心虚。


杰森护着他装满小点心的纸杯子往后缩了点,眼睛警惕的看着迪克和他怀里的抱枕,“这些是我的。”


‘有点可爱,还有点凶。’


迪克眨眨眼耸肩把抱枕扔给杰森,伸出根手指往厨房的方向指了指,撅着嘴挤眉弄眼的示意杰森理解一下。


“但我答应Alfred了。拜托,杰森,我还不想跟布鲁斯见面。”迪克坐直身体挪几下屁股往杰森那里靠近,双手合十恳求的看着杰森,“拜托,杰森。你也不想看见我们吵架闹得大家都不开心对不对。”


杰森单手夹着自己的抱枕,一只手摸摸下巴仔细想了想之前迪克和布鲁斯争吵的场面,觉得把迪克扔着不搭理,然后帮着迪克糊弄一下阿福是很可以接受的。于是他点点头说:“fine,但是我可以自己做。”


末了,杰森又加了句:“这是我自己的作业,我可以独立完成。”


“嗯,你当然可以自己做作业,对此我们都毫无疑问。但是Alfred让我帮你,那么很显然你要做的是需要个家人参与的作业。”迪克耸耸肩膀,不可否置的朝杰森笑了下,“需要拍照片么,杰森?”


被说中了的杰森有些闷闷不乐的侧过脸,嘴唇紧紧地抿起,鼻子里发出细小的哼哼声。迪克又喝了口茶靠着沙发垫子打量闹别扭的小孩。


事实上他很少这么仔细的看杰森,上次还是他第一次见杰森的时候。


迪克回想了下他们尴尬的第一次见面。


2

那时候,他刚刚把资料拷贝到u盘上准备溜走,寂静的蝙蝠洞里忽然就响起一个陌生的,响亮的童声。


“Alfred,蝙蝠洞进贼了!”


迪克心里咯噔一下,刚转身就看见一脑袋上包着头巾身上还套了罩衣的矮个小孩正满脸警惕地倒举着扫帚。迪克很熟悉那把扫帚,它曾陪伴他度过无数个打扫蝙蝠洞的日子,这个小孩是谁,他也有了猜测——他那个即将成为罗宾的养弟。


迪克本以为他得等到杰森正式接任罗宾那天才能和他见面,然后他们,至少他,会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而不是现在这样:应该是他继任者的小孩用蝙蝠洞专用扫帚指着他,嘴里还咬着半截甜甜圈。迪克看小孩那明显受练良好的警戒动作,缓缓的举起了双手:“我——”


迪克脸上挂上和善的笑容,刚说了一个词就被戳到他鼻子前的扫帚头打断。


杰森拧着眉毛艰难地把剩下的甜甜圈包在嘴里,瞪圆了他水润的蓝眼睛,威胁地抖两下扫帚,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具有足够的威慑力。嘴里被甜甜圈塞满,杰森努力的压低嗓子,含含糊糊地学着某个迪克无比熟悉的人的腔调说:“Don't move!”


幸好迪克憋住了笑声,不然他可能要被恼羞成怒的杰森举着扫帚疯狂追杀。


迪克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沾着蝙蝠屎的扫帚头,僵着脖子试探的往后挪了一点点,但

杰森立马就再瞪了他一眼,还配合着眼神跟着抖了两下扫帚。


看着那几颗被抖都欲落不落的黑色固体小圆球,迪克举着双手认怂:“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杰森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人,握紧了扫帚杆子,把嘴里碍事的甜甜圈被随便咀嚼两下后艰难地吞掉。


“你可以先去喝水。”迪克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真诚可信,“我不会跑的。”


杰森没理他,专注的保持戒备动作,双眼死死的盯着迪克随时准备着把他一扫帚拿下。


沉默,是今天的蝙蝠洞。


喜悦,是阿福惊讶的“理查德少爷”和杰森难以置信的眼神,伴着唰得收起扫帚站直仰头望天的反应。


【他是怎么看我的?】

【没想过,但这不重要。】


在尴尬的相互介绍以后,杰森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垂着头,安安静静地吃小甜饼。迪克也没想着和这个新来的孩子多搭话,他咬着小甜饼时不时看眼客厅门口,等着阿福一出现他说两句就走人,视线只有偶尔掠过杰森时会稍稍分点注意给他。


犯罪巷的孩子,黑发,蓝眼,细胳膊细腿,坐在沙发上显得小小的。手指上有很多细碎的伤痕,脸色也有些蜡黄。


他知道杰森,只是他没想到他看起来这么小,而且已经结束训练可以自由进出蝙蝠洞了。杰森还是个孩子,他以后该怎么样布鲁斯会有规划,那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


【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3


迪克看着眼前这个脸色红润,下巴上沾着奶油,个子长了点也处理过不少案件,但是看起来还是很稚嫩的现任罗宾,心想:“就是算长大了些,也还是个小孩嘛。”


到现在都没发现自己下巴沾了奶油。


‘要不要告诉他?’迪克开始思考如果不告诉杰森会不会影响到他收到小甜饼的次数。


小鸟快递,运送全看心情。


杰森脖子扭的有点酸了,他垮着肩膀斜睨了眼迪克,发现他正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他有些疑惑的翘起半边眉毛,眼神示意迪克说话。而迪克只是抿唇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


杰森被迪克若有所思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罗宾抱枕的披风。


“你在看什么?”


迪克没有回答,杰森被他的沉默刺了一下,也没再追问。两个人就这么无声的对视着,现实意义上的大眼瞪着小眼,空气都变得有些凝滞。


‘为什么他要那么看着我?是我哪里做错了?’杰森有些坐立不安。


他松开他的抱枕,不着痕迹的把双手放在膝盖上然后挺直了背,不甘示弱的瞪着迪克排,手指却在不断的收紧。


在他紧张到把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拳头前,迪克抽出两张纸巾递给杰森,笑着伸出食指在自己的下巴那点了两下:“手指上沾了奶油,弄到下巴上了。”


杰森半信半疑,皱着眉伸出拇指往下巴一擦,低头看见指腹沾上的白色奶油时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似乎还有些飘红。抬头看看脸上带笑的迪克,杰森抿起的嘴唇微。纠结了会儿杰森还是磕磕巴巴地向迪克道了谢,一把从迪克手里夺过纸巾,垂着头擦干净自己的下巴和手指。


礼貌的孩子——迪克在心底给杰森贴上新的标签。


用过的纸巾被搓成团子扔进垃圾桶,杰森一摆腿从沙发上蹦下来端着两杯泡芙往楼梯走。


“我需要做一个传声筒,记录和家,他人一起使用的感受,”杰森背对着迪克站在楼梯口,声音有些低落,“还有,一起探索原理的过程记录。”


“显然我并不是你的理想人选,”迪克假装没听见杰森的停顿,站起来走到杰森背后把手搭在他背上,“但至少你已经准备好纸杯了。”


“还差毛线。”杰森有些不自在的动动肩膀,但迪克没有撒手,还附赠了一个温和的笑。杰森看看肩上的手,又看看迪克笑吟吟的脸,举起一个装满泡芙的纸杯递到迪克面前,“如果你可以帮我找到的话,这个杯子里面小泡芙就都是你的了。”


[他们都说你需要付出点什么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尤其是你有求于人而你们并没有什么交情的时候。]


[这很公平。]


4


“借花献佛?”迪克饶有趣味地歪了歪头,眨眨眼,伸出根手指戳了下杰森手里的纸杯。


杰森不可否置的哼了声,再把杯子举高了点:“不,Alfred给我了就是我的了,现在我把这个...给你。”


“感谢你的慷慨,”迪克有些好笑的接过那杯小泡芙,看着纯白的纸杯他想了想对杰森说:“让我再贪心点,我能同时拥有这些小泡芙和这个杯子么?我是说,当这个传声筒做好之后?”


杰森皱起了鼻子:“但是我需要交一个完整的传声筒。”


“但是他们还会回来的。”迪克从纸杯子里拈了块小泡芙塞到嘴里,“那个时候再给我就好了。”


“你想做什么?”杰森觉得有问题,迪克绝不是单纯的要一个纸杯子。


“你不觉得这个杯子看起来太普通了么?”迪克没有直接回答杰森的问题,反而扔回去了一个。


杰森转着自己手里面的那个白色纸杯,想不通为什么迪克会问这个,但是为了课程成绩和节约时间,他还是回答了迪克的问题,尽管有些不耐烦。


“是的,怎么了?”


“我们可以装饰一下,用一些东西来隐晦的表达我们的所有权。”迪克在杰森思考时又吃了几块小泡芙,他用手指在纸杯上反复勾勒一个夜翼标志的轮廓,“比如标志。”


“你想要传声筒也可以自己做,事实上,如果不是老师要求我自己也能完成。”杰森并不想让迪克再把话题带偏,他有种预感——这里即将发生一些好事。


迪克挠头脸上的笑变得有些难为情,他真诚的专注的看着杰森,说:“我知道这有点晚,但我希望还来得及。”


杰森的表情看起来像便秘了一样:“昂?”


“我是说,”迪克一把揽住杰森,大力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可以一起聊天,一起吐槽布鲁斯,互相帮助解决问题——”


“等等,”杰森伸出手抵住迪克的肩膀,仰起头盯着迪克,“你是说,你想和我......做朋友?”


迪克松开杰森,指尖有些尴尬的抠抠纸杯:“我第一次见面就说过了......fine,我知道我没搞好。但是——”


“成交。”杰森打断了迪克的话,“你会画画么?”


“画个标志还是没问题的。”


【呼——迪克,做的不错。】


[“杰森,做一个乖孩子。”]

[I  will.]


TBC


啊,想写小杰鸟快递,专送小甜饼,偶尔附赠小鸟的特别礼物。感觉写成杰森最小亲情向ok,写成Dickjay也OKԅ(¯﹃¯ԅ)

↓就是这种

迪克偶尔会在结束夜巡后从自己公寓里逮到一只带着一包小甜饼的小鸟。

迪克管这种小甜饼配送工作叫小鸟快递。

小甜饼信使有时候会跟他聊上两句,但基本上都是送到就走。而如果小鸟快递送到时迪克在处理伤口,那么下一次他的小鸟快递就会多上一些蝙蝠特效药。

【Dickjay】迪克窗户总开着一条缝

﹏﹏表示通讯器内线

><表示特殊线路

ooc属于我,时间线属于宇宙,角色属于dc.

这个其实是我脑洞的后续...一个batfam写手试图再次挑战dickjay爱情。(「・ω・)「这个就是说好的小甜饼。





迪克很少关上他那顶层公寓的窗户,总是留着有一个纸杯那么宽的小缝,出门就连纱窗也不拉上。

提姆和芭芭拉不止一次的提醒迪克这样很不安全,甚至布鲁斯都暗示过他那样不好,但他总是耸耸肩用轻松的口吻告诉他们那没什么。


尽管他十分确信那条缝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他阻止不了别人的关心。


尤其是那件事之后,这窗户的问题总是有事没事的被别人问上两句。

在某次蝙蝠侠出差正联,家族“闲人”出动来援助哥谭时,迪克再次被芭芭拉逮着这个提醒。

“如果关上窗户拉好纱窗就能阻止一个人进入你的房间,并且发现你真实身份的话,那些复杂的安全系统和伪装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听着通讯器里的提醒,迪克的眉头微微皱起又松开。

他叹口气然后眨眨那双水蓝的眼睛,试图让芭芭拉感受到他话里的真诚:“相信我,即使有人进入我的公寓也不会发现我真实身份的。”

“﹏哦是的,他们只会从你屁股的形状认出你是谁。﹏”

通讯器里忽然出现了杰森故意恶搞的声音和几声其他人憋漏的笑声。

“well,大红,那不好玩。”迪克抽出他的棍子顺手射出勾枪,从天台上纵身一跃追上监视目标,“三号正往港口方向转移。”

“﹏正在调取沿路监控,﹏”芭芭拉哒哒的敲着键盘,“﹏夜翼,你真的需要好好复习一下小学生守则了。﹏”

迪克闻言挑眉,顺着惯性荡过一座高楼,在他落地时有一群人拿着砍刀忽然从角落里冲了出来。

“﹏oh,外出需要做些什么,uhm,夜翼宝宝?﹏”

听着通讯器里杰森调侃的昵称,迪克看着那群被踹开又爬起来冲向他的犯罪者们,有些无奈的转了转手中的棍子。

“如果你真的闲到要教书育人,小翅膀,”迪克一个后空翻躲开两侧攻过来的敌人,落地时顺势挥棍架住砍来的刀,“这里有一大群坏孩子。”

“﹏我猜你给他们一些有点疼的‘老妈的恨铁不成钢之爱’就行。﹏”杰森坐在迪克斜后方楼房的天台边上,晃着腿看底下的战况。

“﹏OK,支援已到。﹏”芭芭拉看着屏幕上各处监控迅速的发出指令,“﹏目标转移路线即将脱离电子监控范围,红罗宾跟上,地址已发送。我正更新监控范围。﹏”

“﹏红罩头下线。﹏”/“﹏红罗宾下线。﹏”

伸手关掉通讯器内线,杰森手指扣着扳机把枪抽出枪带,抬手瞄准某个握着刀准备往迪克背部砍的人。

peng——

在扳机扣动的一瞬,杰森隔着头罩轻轻吹了声口哨,双手握着两把枪伴着敌人被打中后的尖叫往下一跳。

迪克往头上警惕的看一眼,在看清那个红红的头罩时,瞬间回头挥开前面的刀,旋身反手握着棍子往敌人脖颈处用力一敲。

“uh...surprise?”迪克看着杰森从空中扫射落地,挑挑眉,旋身又踹飞了一个想从侧面偷袭他的敌人,架着短棍往杰森那眨了下眼睛,“我猜即使是他们妈妈,也没这么‘爱’过他们——”

杰森的余光接收到迪克的wink,眼皮一跳,就算隔着面罩也阻止不了他朝迪克歪着嘴翻白眼。

“你觉得你眨眼睛很有魅力么?翘屁义警。”

杰森觉得他需要让迪克感受一下他对他眨眼动作的不满。

然后他就得到了他视线可及之处,各个角度的夜翼wink。

‘噢,fxxk。’

杰森觉得自己握着枪的手用力到开始颤抖,很想给那只在人群跳来跳去的乱甩电眼的大蓝鸟来两下,可举着的枪依旧在精准的打击敌人的关节——还是橡胶子弹。

“我觉得眨眼会给人亲和的感觉,”迪克再一次卸掉某个人的胳膊时,抬眼看了看周围源源不断冲出来的敌人,有些意外的挑起半边眉毛,“话说,这些人是不是太多了点。”

“也许是缺爱的孩子来感受爱。”

杰森愤愤的的往某个倒霉蛋的膝盖开了几枪,用没有感情的棒读语气宣泄不忿:“哦——亲和温柔的你,如黑夜里的亮光,吸引了这群无知又可悲的飞蛾。那群渴望靠近,却被光亮吞噬的可悲者,又于这污浊世界里生生不息。渴望那温柔的爱——”

“停停停,这是什么啊?”迪克觉得自己的眼角正在抽搐,“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反正你也不懂。”杰森的声音隔着面罩有些失真,但迪克依旧觉得那话里有不屑的意味。

“什么?”迪克一个后跳躲开攻击,落地时手肘刚好抵上杰森的背部,“你认真的?”

“你猜啊。”杰森反手拽住迪克手肘一甩,和迪克交换位置的瞬间,用力往冲过来的敌人肩膀上砸枪托。

迪克被拽住换位置还被怼,翻了翻白眼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就接手杰森那半边的敌袭。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

迪克这么想着,单手撑着杰森侧身射击时横过来的手肘,前翻劈腿往下一砸,再次击倒一个敌人。

“我猜,你是在说我从小宝宝变成散发神圣光芒的老妈了。”迪克就着杰森的手臂玩了好几个高难度动作,把对面秀的眼花缭乱。

“随便,反正我不是高低杠。”

杰森送了他一个白眼顺便在迪克跳起来时缩手换了弹夹,然后夹着手臂射击。

“﹏tt,很高兴你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老妈夜翼。﹏”达米安忽然出声接梗,成功引爆了通讯内线。

“﹏暂时支持罗宾。﹏”这是提姆。

“﹏我同意。﹏”这是芭芭拉。

“﹏NO,I'm not。﹏”迪克觉得刚刚被他踹出去的那个人的肋骨估计断了。

杰森在射击的间隙往吵嚷的迪克那看了一眼,手抬起来时头罩忽然自动接通了内线。

“>希望我的麦是关着的。<”杰森压低了他的声音,抬起的手顺势抓住敌人的高高举起的胳膊,扭腰把人甩出去砸飞一片人,“>但是...谢了。<”

“>不客气。<”芭芭拉那边似乎永远都有哒哒的敲键盘声。

杰森再次看了眼迪克,发现他依旧在蹦蹦跳跳敲敲敲,偶尔冲着通讯器嚷两句,还在发觉自己视线时甩了个wink。

“>技术不错。<”杰森依然压着嗓子,还是选择小心掩饰,就算迪克看起来没发现什么。

“>uh,当然。<”

耳机里芭芭拉的声音和其他人的吵嘴混在一起,但没有人察觉到芭芭拉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杰森举着枪看向周围架着刀将他包围但是瑟缩着不敢上前的敌人,屈指敲敲头罩内置通讯器的位置。

“>永久的?<”杰森有些不确定这个秘密线路存在的时限。

“>这得看你心情,Red。<”芭芭拉听起来心情不错,“>我又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


“>对,你不是。<”杰森决定收拾完哥谭的烂摊子就去把迪克的窗户钉死。

“>嗯哼,可神谕总是知道一切。<”

耳机里的幼稚斗嘴还在继续,杰森甩着枪环视周围那群鼻青脸肿,手都在抖还坚持拖着他们的敌人,和站在包围圈外打着电话朝他挥手示意的西装男子。

‘拖延战术么?’杰森觉得哥谭反派们的策略总是老套但有效。

“>我觉得该撤退了。<”

“>我也这么觉得。<”芭芭拉那边敲键盘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甚至切了麦加入斗嘴。

“﹏但是你总是在秋天告诉我记得加秋裤。﹏”提姆加入格雷森吐槽联盟。

“﹏会问我睡前有没有把牛奶喝掉。﹏”达米安的声音总有一种关爱笨蛋的感觉。

“﹏那只是普通关心!﹏”迪克抗议的嚷嚷,顺手又敲了几个人的脖子。

“﹏噢,有一次夜巡前下雪了,他还内线通知所有人记得带伞。﹏”

“拜托,我就是群发消息不小心用到了内线。”

“﹏嗯哼,﹏”芭芭拉敲键盘的声音忽然停了一下,“﹏fine,目标重新锁定成功。夜翼和红罩头撤退前往港口,罗宾已经在那里就位了。”

“﹏收到,我会通知小翅膀的,夜翼下线。﹏”

迪克拿棍子架住好几把砍过来的刀,撅着嘴吹开了额前散落的发丝,手指摁下电击开关。

“呼——噗,我发型都乱了。”

在敌人嚎叫着抖落刀子时,迪克听见了枪响。他站起来往杰森那一看:

    杰森刚刚把手上的枪换上真弹往空中打了一枪。

而迪克的注视和皱眉只换来杰森一个夸张的摊手。他对着迪克卸掉了弹夹,把手枪一扔,反手就抽出背上的冲锋枪。

“嘿,HOOD!”

“啊?”杰森端着他刚刚从背后拿下来的冲锋枪,很不耐烦的出声,手里还捏着几个烟雾弹。只要迪克开口说和枪有关的事情,他就立马扔烟雾弹撤退去封窗。

“emmm......”迪克的眉头皱在一起,犹豫纠结样子让杰森不禁捏紧了烟雾弹。

“我说——”迪克举着棍子,满脸纠结的指了指那群围着杰森瑟瑟发抖的持刀歹徒,而杰森绷紧了他的身体。

“hood,他们要是换身衣服不拿刀,你端着枪站那里,看起来就超像反派啦。”

“......我好像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吧?”杰森翘起了一边的眉毛,缓缓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下颚微抬,端着他的冲锋枪往缓步前走,沿路的包围圈都随着他前进的动作而自动往两边散开。

“所以你要放着那边的‘小可怜们’不管,来逮捕我这个邪恶的大反派了?”杰森单手握枪,枪口恶意的抵上了迪克的胸肌,还戳了两下,“要抓我了么?”

“yeah,”迪克抓住了杰森扣住扳机的手拉进距离,凑得超近的再一次的冲他眨了眨眼睛,嘴角翘着说:“所以现在是逮捕时间。”

回答他的是杰森扔到地上的烟雾弹和被杰森塞到怀里的冲锋枪。等迪克反应过来跟着射出勾枪时,杰森已经“飞”远了。

‘我可以把这个当成害羞了么?’

迪克掂量了下怀里的枪,有点想回他在布鲁德海文的公寓了。

在收拾完哥谭之后,能来点小甜饼最好。

——————————

“所以你真的不回大宅?现在才九点。”迪克吊在港口熄灭的灯塔边的楼梯上,看着下面忙着“收件”的哥谭警察们。“阿福准备了很多小甜饼和每个人的房间,如果你想和我睡一间也没问题啦。”

“你要是想和我打一架我也不介意。”杰森摘掉头罩坐在灯塔那圈窄窄的外延上,感受了一会夜晚的海风后带上头罩从高塔上一跃而下。

“我有别的事情。”

迪克欲言又止的看着杰森落地后从不起眼的地方拖出一辆摩托,扭头朝自己这边扭头看了会儿,然后干脆利落的骑上车离开。

[明天见。]

迪克知道杰森是在说这个。

手指松开抓着的梯子,迪克后仰着从灯塔上跳下来,几个复杂的杂技动作让他成功落在刚刚杰森的落地点。

他站直了身体看向杰森离开的方向。

“﹏需要我来接你么?夜翼少爷。﹏”通讯器里忽然响起了阿福的声音。

“不了,我今天回布鲁德海文。”迪克转身往他藏机车的地方走,“我有点别的事情。”

【忽然就不想明天见了。】

————————————

当迪克打开公寓吊灯时,他意料之中的听见了窗户拉动的声音。迪克脸上挂上了浅浅的笑,抬手脱掉装备把他们塞到专用地,穿着条裤衩就往那条窗缝走过去。

然后他成功的听到了杰森微弱的吼声——从一个卡在他窗缝的纸杯里。

“你他妈快去穿衣服!”杰森气急的声音从那个画着夜翼标志的纸杯*里传出来,但是一点压迫感都没有。

‘难道音量决定小翅膀的气势和威慑力么?’

迪克就当没听见,自顾自的拿起那个纸杯有些坏心眼的伸手拨了一下那根崩紧的黑色绳子。

杰森坐在对面公寓楼顶听着纸杯里传来的杂音,看着那个突然回来还裸着上半身[好吧,是接近全身]倚着窗台向他挥手打招呼,甚至笑容灿烂的家伙只觉得一股火憋着又发不出。

自己做的传声筒,还能把绳子剪了不成?

“喂,”杰森扯了扯绳子,迪克会意的把纸杯拿到耳朵边,“为什么...回来。”

本来就这个距离来说,普通的传声筒已经传不了声了,因为普通绳子的材质不能保持这么远的稳定震动,但这个特殊的传声筒是杰森14岁物理课的课外作业,用上了蝙蝠侠的用来升级勾枪时实验失败新材料——一捆特殊的绳子,细但不够韧。

于是在某个下午,这捆绳子被迪克找毛线时从蝙蝠洞的某个角落里翻出来,和杰森一起做成了这个传声筒。

所以即使两个人隔了有几十米,迪克依旧能清楚的听见纸杯里杰森声音的异样。迪克笑得更灿烂了,手指拨了两下绳子示意杰森自己要说话了。

“所以你感动么?”迪克倚着他的阳台,裸露的皮肤感受着夜晚微凉的风,“我可是你一转身就赶回来了。”

‘不,一点都不......’杰森眼神飘忽的滚着他放在一边的头罩,在心底默默吐槽。侧头看着远处灯光,杰森听着纸杯里迪克刻意上扬的尾音撇嘴,手指摩挲两下头罩上的划痕,有些漫不经心的等着迪克发结束信号。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

“......look at me。”迪克忽然放低的声音唤回了杰森的思绪。

杰森转过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浴袍的迪克,伸手抚上被面罩遮住的下眼睑,指尖轻拨绳子表示自己正听着。

“我不是蝙蝠侠,而这是我们的秘密线路。”迪克顿了顿,“这是我们都认可的交流方式不是么。”

杰森翻了个白眼,用力扯两下绳子当迪克听他说话,但是迪克回拨了三下表示拒绝。

“我猜你肯定在想‘这人还要废话到什么时候’,”迪克举起了他的手机,“所以,在等待我说完废话之前要不要吃个披萨?”

杰森眉头挤出个八字,对于迪克的邀请有些疑惑。

‘他要做什么?’

“好的,回答是yes。”

“你没有遵守规定!”杰森瞪大了眼睛,冲着纸杯大吼,还有种把手里的纸杯话筒给扔到迪克脑袋上的冲动。

迪克自顾自的拿着手机飞快的下单,“OK,现在来谈正事。”

“我们都违反了规则,杰森。”迪克拨了两下绳子让杰森说话。

“......那不一样,dick face。”

迪克觉得他听见了杰森咬牙的声音。

而杰森说完这句话后,纸杯里就安静了起来。迪克抿起嘴角伸手扯了两下绳子,等了一会才等到两声听起来很不情愿回拨。

‘至少没扔?’

迪克有些无奈的扯起嘴角,浅浅的呼出口气,用肯定的语气说:“但是这种违反,并不碍事。”

“我相信你,正如你相信我。”迪克的话让杰森准备扔话听筒的手一顿,“而且今日事今日毕。”*

杰森伸手摘下了面罩,仰起头对着没有星星的夜空笑了一下。手指勾三下绳子,杰森看着那个被红蝙蝠遮住的罗宾标志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迪克听见杰森说:

“开门或者我走窗户。”

————————————

是说杰森本来打算明天再和迪克谈关于枪的事情,但是迪克并不想等。

————————————

小剧场:

当迪克和杰森收起传声筒吃披萨时,看着芭芭拉现场直播的达米安没得感情地说:“陶德难道不知道他的声音很大么?”

提姆淡定的说:“给他留点面子,看在芭芭拉演技出众的份上。”

芭芭拉拔高了音调:“嘿,如果不是我,你们能知道迪克那道窗户缝是拿来干嘛的?”

忽然想起我说过我科二过了安排一下Dickjay小甜饼...

安排√


忽然就想写艺术生paro了...

想看杰森坐在草地上靠着树干弹着吉他,迪克坐在树上轻声和那种.......

对八起我卡罗尔和星期二看多了


儿童节快乐(*/∇\*)

随便摸摸自娱自乐ԅ(¯﹃¯ԅ)

【brujay】亲吻辣热狗

已交往周知前提,ooc肯定是有的。

千字小作文【wink】,我就写个亲亲应该没事。







当太阳在天空疯狂展示自己存在感的时候,窝在凉爽的空调房里绝对比来一场大汗淋漓的游乐园约会来得舒服。

 

这也就是为什么布鲁斯和杰森会放弃那两张哥谭新开游乐场送【布鲁斯】的免费体验票,选择在杰森的某个安全屋里吹空调吃垃圾食品外卖,电视里还放着古早味爱情百老汇戏剧锦集。

 

当电视里响起《情书》版的Over The Rainbow 时,杰森刚好拿到他们的外卖。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为什么你可以接受汉堡可乐,却不吃辣热狗?一口咬下去,满满的辣酱超爽的啊。”迅速分好食物,杰森盘着条腿坐回沙发,拿着他的双倍辣酱的热狗咬了老大的一口,嘴角沾着黄黄的酱汁口齿含糊不清的问他身边那个汉堡也能吃得优雅的男人。

 

拿着汉堡的男人愣了一下,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汉堡又看了看举着辣热狗大口咀嚼的杰森,忽然伸手捏着杰森下颚俯身凑近。

 

杰森咽下嘴里咀嚼的食物,眨眨眼睛任由男人动作,拿着辣热狗的手跟着凑近嘴边又咬了一口随便嚼嚼咽下去:“布鲁斯,别告诉我,你要来那种过时的撩人套路了。就比如说——”

 

说着,他微微侧头,将自己沾上酱汁的嘴角翘起对上布鲁斯靠近的嘴唇,笑着扬起一边的眉毛,用辣热狗指指自己的嘴角:“朝这里来一个吻。”

 

【Some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你不想么?”

 

布鲁斯也笑了,俯身在杰森沾上酱汁的嘴角上落下一吻,舌尖卷走那据说是那位墨西哥摊主特制的辣酱。在辣味于舌尖上爆炸时,布鲁斯微微皱起了眉。杰森知道,这点辣味对布鲁斯来说没有什么,但这并不能阻碍他在看见布鲁斯皱眉时,发出一声嘲笑意味的轻笑。

 

“够辣么?老家伙。”杰森拿着他的辣热狗往自己嘴唇上沾了点辣酱,看着布鲁斯,绿眼睛故意往故意撅起下嘴唇瞥。

 

布鲁斯抿了下舌尖,捏着杰森的侧脸摇头,俯身用舌尖细细舔过杰森的下嘴唇,放下汉堡用手托着杰森的后脑勺,把他沾上的辣酱缓缓涂抹在那饱满的嘴唇上。

 

 

当杰森嘴唇被辛辣的酱料刺激得发红微肿时,布鲁斯收回了他的舌头,改为轻轻吮咬着杰森的嘴唇,一点点吃干净上面的辣酱。

 

【Where troubles melt like lemon drops】

 

午后澄黄的阳光透过树叶被筛碎,细密的撒满整个房间,正亲吻着爱人的男人和他的爱人被细碎的金子包裹着,通过唇舌的碰触,温柔的向对方传递爱意。

 

哥谭的王子们正在享受他们的童话故事。

 

【Away above the chimney tops】

 

“唔……”杰森颤抖着眼睫用手腕勾住布鲁斯的脖子——大概是'辣热狗和亲吻我都要’的意思,虚睁着眼看专心让他的嘴唇更加红肿的布鲁斯。

 

当布鲁斯专心的时候他会微微敛起他的蓝眼睛,碎金般的光洒在布鲁斯的蓝眼睛里,被他略带笑意的看一眼,杰森就觉得他的心跳就融在了舒缓的背景乐里,整颗心跟着节奏颤动着,悸动着。

 

【That's where you'll find  me】

 

‘太逊了’杰森刚探出小半截舌头准备反击时,布鲁斯压低嗓音嘘了声,舌头抵着把它塞回杰森嘴里时顺便吮了下那半截舌尖。

 

‘糟老头子坏得很。’

 

杰森腹诽着却乖乖的放弃争夺主动权,配合布鲁斯的动作任他吮吻,拿着辣热狗的手上都沾上了溢出的酱汁。

 

在杰森收回舌头微张着嘴配合时,布鲁斯含着他整个下唇跟着节奏缓缓吮吸、舔舐、啃咬。手指揉搓着杰森后脑的头发,喉间偶尔冒出点满足的咕噜声。

 

【Birds fly over the rainbow】

 

“嘶——”

 

“well,杰森,”布鲁斯在杰森肿肿的下唇上留下了一个齿印,手指松开杰森下颚却按在那个齿痕上面摩挲,认真的看着杰森有些冒火的绿眼睛说,“我只吃这种辣热狗。”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哈——?”杰森挑着眉毛,松开搂着布鲁斯的手将沾上辣酱的手腕凑到他唇边,“那这种你吃么?”

 

“当然。”布鲁斯偏头啃咬着那截沾了酱汁手腕。

“你这是吃人,老家伙。”杰森用自己的额头抵上布鲁斯的,闷声抗议。

   而布鲁斯在杰森手腕上吮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红痕。


 “不,我在吃我的辣热狗。”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END

贴上来才发现老福特文字不能斜线诶。

写小脑洞时忽然百粉,emm忽然就百粉贺文?

脑洞脑洞脑洞脑洞指不定哪天变成现实



【batfam】黎明杀机版哥谭


奇迹红桶,如果杰森每个头罩都有不同的能力...



【dj】好好的文手不当非要来画画!

      普通人au


【batfam/tj】(有私设)请帮我把这封情书交给——


【DJ】颠倒黑白/当正序世界Jason遇见逆序世界达米安


【dickjay】传声筒/就是两个纸杯加一根绳子的那种/